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教师资格 >  正文
话剧《寻找春柳社》 新颖独特亮相中国戏剧节
发布日期:2022-01-13 09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第10届中国戏剧节12月初将在苏州举行,30台参演剧目已经确定,其中话剧《寻找春柳社》是唯一的一台非专业剧团演出的剧目。这一小型话剧,内涵深刻、形式别致,受到业内人士的好评。

  描述的是当代的一个学生剧社,他们在排演当年春柳社在日本东京排练《黑奴吁天录》的过程中,遭遇到三位不同的导演,带来了三种不同的对戏剧的理解。这部戏,以“戏中戏”的巧妙结构,连接着话剧的历史与当下的现实,成为了话剧百年纪念活动中的一份特殊礼物。

  “春柳社”是一百年前由留日学生李叔同、欧阳予倩等人组成的话剧团体,他们创排的根据美国小说《汤姆叔叔的小屋》改编的话剧《黑奴吁天录》,标志着中国话剧的诞生。话剧百年之际,寻找春柳社,显然就是寻找话剧的源头,就是在寻找百年话剧的精神,就是要引起人们在新时期如何继承和发展话剧艺术的思考,这是很有深意的。

  话剧追求的是“真实”还是“情趣”,或者是“品味”?话剧百年的历史表明,不同历史时期,话剧的人文追求是不同的。剧中老导演讲的是“真实”,因为在话剧的诞生及以后相当长的战争年代,话剧就是要以真实来唤起民众,并形成了中国话剧战斗的传统。新潮女导演讲求的是“情趣”、“好玩”,这也是当代话剧人的一种戏剧观。而学院派“品味”导演那鼓动性的演出做秀和赶场,也表现出话剧在当前市场化经济下的境遇和命运。那么,话剧究竟要追求什么呢?在三位导演相继离去后,剧社的学生再次陷入了迷茫。剧中没有给出答案,但学生们最后全身心地投入排练,并充满激情地演绎了黑奴的抗争,说明话剧是与人生、与时代最为贴近的艺术,话剧艺术需要真实,也需要情趣和品味,关键是从时代出发,从人生出发,从所创作的具体剧目出发,去寻找适合人物和剧情的艺术表达和呈现。

  该剧的艺术表达和呈现是别出心裁、不落俗套的。从戏剧结构讲,该剧采用的是“戏中戏”的形式,借助一个“寻找”,巧妙地把一百年前的春柳社与当代学生剧社、把一百年前李叔同、欧阳予倩等前辈与当代热爱话剧艺术的大学生紧紧联系到一起,揭示了中国一百年前传承的话剧精神。该剧的舞台呈现更是一种散文诗式的风格,形散而神聚,让人渐入佳境。

  《寻找春柳社》的表演风格追求当然是导演创作思想的体现。任鸣导演对于作为该剧主体部分的三个导演场面的处理,也是充满了智慧和情趣的。“戏中戏”的三位导演面对恢复的《黑奴吁天录》情景尽管是同一的,但三种不同的场面处理,赵导坚信“真实”的执著,钱导崇尚“情趣”的另类,孙导追求“品味”的做作,不仅被任鸣处理得有声有色、反差极大,深化了该剧的主题,而且台上台下演员观众的互动,取得了很好的剧场效果。

  在今夏于日本举办的中韩日BESOTO戏剧节上,《寻找春柳社》得到了热情的关注。作为今年唯一一部参加戏剧节的中国剧目,《寻找春柳社》成为了此届BESOTO的开场剧目。因为《寻找春柳社》本来就是一部连接着中国和日本的戏剧:它想象的是中国话剧最早的剧团“春柳社”在日本排话剧的情景,探讨的是当前许多戏剧人关心的问题。在演出结束后的招待酒会上,日本著名戏剧评论家菅幸雄先生给予这部戏很高的评价。他说,这样一部戏非常让人思考。日本年轻一代很有影响力的戏剧评论家、编剧大冈纯则幽默地对编剧李龙吟说,他最喜欢的是,当每个来给学生们排戏的导演都拿出自己关于“戏剧的灵魂是什么”的见解之时,“学生演员”的停顿让他别有会心——因为他也在这个时候停顿,在思考与此相关的问题。作为此次戏剧节的组织者,铃木忠治先生不仅观看了戏剧,并且在招待酒会上来到《寻找春柳社》剧组,与大家合影留念。铃木忠治坦诚地对大家说,这个戏触及到了大家正在思考的问题;话剧的灵魂是什么?这个问题可能都没有现成的答案,他说,自己做戏剧工作已有将近40年,这是因为他认为人身上有很多弱点和劣迹,而通过戏剧,人可以克服自己的问题。(来自光明网)

  近日,为纪念中国线周年,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话剧《李白》在首都剧场上演,濮存昕在剧中饰演李白. 李白 这是剧中李白舞剑,渴望为国杀敌(10月5日摄)...